Rin-

这里是Rin //目前钟爱喻王 磁石w//本命是王杰希 //新人黄担//表面高冷其实是不善言辞… 同好请随意勾搭!

【百日喻王-24】默

感谢组织给予我参与百日喻王活动的机会【鞠躬

献给喻王 也献给一个热爱那英的基友

bgm:默 

真 小学生文笔_(:з」∠)_剧情废 

未完结!未完结!未完结!←姑娘们请谨慎入坑
后续可能不会放上来 毕竟写得太差

架空 破镜重圆 喻文州语文老师 王杰希数学老师 微周黄

私设和ooc都是满点不介意就请往下

    

(1)

  八月中旬,正是天热难耐的时候。身处喧嚣都市之中,目之所及处虽也有些许青葱绿叶,却在炽热阳光的烘烤下已变得无精打采,绿得有几分勉强。连蝉鸣也不曾听到过一声,反倒是让人有些不自在了。高楼丛林中的夏天总归是缺少点儿什么。

    

喻文州收拾好新居所里的物件,向搬家公司的人道谢并将其送走后,挺直的腰板才终于稍微垮下一些,将门板轻巧合上后顺势侧身靠着。

    

闻着空气中的清冷气味,细小尘埃上下漂浮着,光线从向阳的窗子投射进来,地砖上形成了一块金色的方块。屋子里的家具刚摆好,整体是素雅冷淡的色调,也不知本就是自己淡泊的性子使然或是受了谁的影响。好在阳光充足,整个屋子被光亮和温暖填满,显得有了些生气。

    

喻文州扭了扭身子,才发现衬衫已湿了一大片。他伸出手背擦擦满头大汗,转身进入浴室冲了个痛快的凉水澡。当他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坐到沙发上时,电话正好响起,是新学校的主任。

    

他很快清了清嗓子,接起说道:“您好,吴主任。”

    

“嗯,小喻好。”

    

彼此寒暄几句后,进入了正题。

    

“新学期起来,小喻你就去带新生吧。二班,不是重点班,但也是些好苗子。你可别介意呀,带完这一届就可以带重点,走个流程而已,校领导都很清楚你的能力的。”

    

“哪里的话,主任真是太看得起我了。刚到学校,我也只是个新人,还有许多需要向其他老师学习的,也需要磨合适应。这样安排才能打好基础。至于重点班,如果校方肯定我的能力,自然是不会拒绝。”喻文州勾了勾嘴角礼貌作答。

    

“呵呵,小喻真是谦虚了。”电话对面的女人轻笑着说道,想必是对喻文州的言辞谈吐极为满意。“对了,我们学校实行联班制,也是帮助年轻老师更好地适应工作。一、二班联班,一班班主是王老师,在学校里也呆了好几年的,声望很不错,就是人比较严肃,可能有点不好相处。不过像你这样温润有礼,想必和谁都是能处的来的,呵呵。”

    

又笑着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便结束了通话。

    

不一会儿主任发了条短信过来,喻文州正觉得应付起来麻烦,定睛一看,却是生生愣住,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再看一遍,确认自己不是因为天热一时眼花。

    

果然,白底黑字,三个楷体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王杰希。

    

喻文州思索着,跟他重名的还比较少见,而且他也确实说过会在这边发展,倒也真是巧了。

    

呵,喻文州自嘲地笑笑,身体完全放松地靠在柔软的沙发上。自己抛弃建立好的人脉、声望、地位和满意的工作,千里迢迢回到这座城市,不就是为了他?本想着过一段时间,理好思绪再去寻他,这下倒好,省下了许多功夫。

    

喻文州顺了顺发丝,将思绪收回来。看着他姓名下跟着的一串号码,陷入了犹豫。

    

“好,我知道了。”王杰希也收到了校方的通知。他紧锁眉头,只觉脑袋发胀,比起十来个学生上课时叽叽喳喳的吵闹更加烦闷。

    

应该是他没错,手机号还没换呢。

    

刚刚放下电话的男人想到。

    

抬起手按了按太阳穴,却并没有起到舒缓放松的作用,反而心里乱成一团。

    

窗外高大的榕树伸展着枝条,阳光从茂密的绿叶枝桠中穿过,洒下一地碎金。房间内的气温逐渐升高,带了些闷热。

    

王杰希却好像感受不到这些,只觉心脏一下一下跳动,抽出一丝一丝尘封已久的甜蜜和疼痛。

    

嘿,你在介意什么?当初提出分手,头也不回离去的人可是你,如今倒是尴尬了后悔了?

    

王杰希用手肘撑着桌子,手掌握成拳抵着额头,轻叹一声,心想,真是自作自受。

    

--------- --------- --------- --------- --------- ---------

 

(2)


同样是在夏天,烈日高照,热浪阵阵袭来。


喻文州和王杰希在校园里散步,却是被热得不行,再没那个闲情逸致。只得一人一罐冰可乐,坐在巨大的榕树下乘凉休息。


然而两人之间的气氛并没有表面上这样平静祥和。


王杰希右手紧握着沾了水珠的罐身,白净修长的手指微不可察地颤抖着,指尖因太过用力而泛白虽极力控制,但铝制的罐子是受不了这般摧残?随着吱呀一声,握住的地方凹了下来。


喻文州投来疑问的目光询问,王杰希却不敢抬头直视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眸。他微微偏过头,目光在地上打转,寻找可以依附的点。


“我们分手吧。”


半晌后,这句在他心中酝酿斟酌了许久的话,终于说了出来。语气淡然,像是在问今晚吃什么。


果不其然,身旁的让顿时怔住,眼神不断在他身上打转,企图从对方神色的松动中读出这不过是一个玩笑。

然而王杰希眉头紧促,神色严肃,正试图掩饰被快速心跳打乱的呼吸。


喻文州知道,他是认真的。经过一段漫长的沉默。喻文州收回打量的目光,稳住气息,费力地勾起唇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回复道:“好。”


王杰希终于看向他,像是讶异于他的果断,但这样也确实符合喻文州的性格。


王杰希看见那人坚定的神色,心里又泛起五味杂陈。


他并不是个爱笑的人,喻文州却天生般唇角上扬,平静时一副儒雅书生的模样,平时也不吝啬笑容,总能在合适的时机露出恰当的笑容。常人见到最多的便是他礼貌而带有些距离感的微笑,分寸拿捏的极好,十分讨人喜欢。


但王杰希见得更多的却是他宠溺的笑,狡猾的笑,开心的笑,无奈的笑……这些笑容构建出一个带着真情实感的喻文州。


但喻文州是多么警惕,将自己的心情藏得极好,从不在外人面前泄露出一丝一毫,这样真实的喻文州,只有王杰希曾见过。


王杰希自然是喜欢他的笑,喜欢他毫不掩饰的笑。但此刻他脸上苦涩的微笑,却如同一把利刃,刺痛了王杰希的眼,使他的心也不住地抽痛起来。


他多想将手覆上那因高温而泛红的脸,轻唤一声“你别这样…”


但是他不能,他也没有权力和正当的身份再做出这种过分亲密的动作。只能咬牙收住想伸出的手,硬生生将脸别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仰头将汽水一饮而尽。


喻文州面上也不再绷着,脸色渐渐冷了下来,抓住可乐,恶狠狠地灌了下去。过量的汽水从唇边溢出,顺着抬起的下颚,经过了上下滚动的喉结,淌过凸起的锁骨,在纯白的衬衫留下了难以去除的污渍。


蝉鸣不断,燥热的空气升腾着。大学校园里充满青春活力的声音或近或远地盘旋着。


榕树下,只剩寂静。


(3)


     当喻文州浑浑噩噩地回到宿舍时,已接近傍晚。房间里一片昏暗,他懒得伸出手去开灯,顺着一丝微弱的光线,靠着记忆摸到床边,转身倒了下去。许久未打理过的床铺扬起一层灰。他将手臂横在脸上,闭上双眼,陷入了更深的黑暗。

   

     对于分手的提出,其实他并不觉得唐突,也不怨王杰希,他们两人都没有错,这是和平分手,两个理智的人作出的对当下情况来说最好的决定。

 

     但他仍是不可避免的感到惊讶,讶异于王杰希进如此快的整理好感情,先一步将其说出口。又或许是他陷得没有喻文州那么深,才能保留着几分清醒,冷静地对待这份情。


     想到这儿,喻文州在黑暗中无声的轻笑,带了几分自嘲和无奈。


     投入多少心思陷的有多深,这事岂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再说本就是自己追求的王杰希,这等性子寡淡之人都能被打动,可见其中不易。两人能顺利交往,喻文州就已心怀感激。至于王杰希投入的情,他也不奢求对方能像他那样予以积极的回应。但从这几年的种种表现来看,这个冷若冰霜的严肃男子确实在逐渐融化,厚重冰冷的防备被层层卸下,融出一颗跳动的炙热的赤诚真心,几乎无所保留。

   

   “我怎么能怀疑杰希的真心呢。”

   

      喻文州摇头暗暗斥责自己。


     造成这种结果并不是有人不忠,也不是爱意枯竭。只是两人都有些累。


     王杰希比喻文州大一届,毕业近一年了,在本市的一所高中任教,新人工资自然不高,王杰希租了间房子,为了维持生计,晚上还出去做家教。喻文州也出来实习了,同王杰希住在一起,但两人所处的学校相距太远,白天几乎见不到面,因为王杰希必须比喻文州早起半小时才能挤上上班的地铁。晚上回家吃饭时,却也见不着,因为喻文州还在实习,为了帮王杰希分担一些压力,放学后还必须去两户人家里当家教,因此常常是忙的连饭都来不及吃,只能在地铁上啃个面包凑合了。深夜时,两人才得以带着整夜奔波的沉重疲惫见上一面,却也只是匆忙的打个照面后就洗漱休息了。虽同床共枕而眠,却形同陌路。


     再深厚再坚韧的感情也需要细心维护维系,否则只会被现实和时光日益消磨,最终落个惨淡结果。


     而王杰希已察觉两人都开始累了倦了,情也淡了,便及时打住,在双方还留有对方最美好记忆的时候分手,为将来留下的还是甜蜜多过苦涩。


     喻文州当然明白其中缘由,也理解并尊重王杰希的选择,但他放不下。


(4)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手机号,犹豫许久后决定还是先发个短信。因为对方应该也已经收到了通知,彼此都心知肚明,装傻是无意义的,但毕竟也不好什么都摆到面上来谈。

   

     喻文州想着,快速地码了几句话,仔细的扫了几遍,才将其发送。

   

     王杰希还在发愁时,短信就发了过来。

   

     他一看,心下了然。还真是他。但这条短信本就只针对他一人,还写得跟群发似的,这么急着撇清关系?觉着别扭,但人家都公事公办不带私情了,自己要是不回复还不显得心胸狭窄吗?于是随意回了句请多指教。

   

     喻文州收到回复时,真是哭笑不得。这场景,颇像自己当时追求他的时候,热脸贴冷屁股,一番好意,人家却爱答不理。比起两人在一起时,那待遇真真是不同。

   

     一周后,教师们先来到学校为开学做准备,初一的老师集中在了下午搬办公室。

  

     喻文州提早一些到达,先在学校里逛逛熟悉下环境,刚刚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正好看见王杰希将教参一本本地插在桌上的小书架中,整齐的摆放好后,他抬起头,正好对向门边那人的眼。一时间两人都生生怔住,视线互相交缠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流转着。五年,说长,却不足够让他们淡忘彼此的模样与过去的心动,说短,却使他们都看不懂了对方眼底隐藏的情绪,产生一种距离感和陌生感。一幕幕往事在交换的眼神中,如同走马灯般掠过。两人面上神色如常,心底却是暗涌翻动。

   

     喻文州盯着对面那个多年未见的人,呆愣中竟还分神想到“他瘦了一些,工作很辛苦吧,不会又像以前那样忙起来就忘记吃饭忘了休息吧,住的地方好吗?离学校远不远…”

   

     半晌后两人都察觉气氛尴尬,喻文州正欲开口打破僵局。

   

    “哎呀这不是文州吗?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喻文州冷不防地被人重重拍了下肩膀,元气满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黄少天扑了过来,看见办公室里的人,兴奋地说道,“哟王大眼也在呢!好久不见啊暑假去哪玩了?话说你们两个打过招呼没有啊,干嘛在门口傻站着。”

   

   “少天好久不见啊。还没呢,我们都刚到。”喻文州笑着回应,心下暗暗自责,怎么一见到人就慌了神。

   

     转而抬起脸,露出笑容说,“王前辈,好久不见。”

   

    “嗯好久不见。”王杰希心想,还好黄少天来的及时。


(5)

   

     黄少天转头看了两人一眼,走进办公室,自顾自地说道,“哎哟文州你这一声王前辈叫的,也就你俩刚认识那会儿你才这样喊他吧,大眼你听着不别扭啊,我倒是有点不自在。真是,你们两人何必这样呢,我看着都着急,你说是吧大眼……”

   

     王杰希听到黄少天提到自己,连忙抬起头板着一张脸,用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瞪了瞪他,示意他不要多嘴。

   

     黄少天见状也只好闭嘴,瞄了瞄喻文州,发现那人也在笑眯眯地盯着他,好像对他说的话有些在意。

   

     黄少天可不想被大小眼和心脏的一直盯着,连忙转换话题,“诶咱别聊这么沉重的事了吧啊啊,来让我看看这座位怎么安排的。哎文州你坐窗边,我坐你对面,这位置真不错,没事可以看看风景什么的。大眼在哪我看看,哎在文州隔壁呢!啧啧多棒的位置,这样你们以后就可以多交流多互动了是吧简直情侣座!”   

  

     多嘴的黄老师被王老师白了一眼。“咳咳,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大眼旁边是许斌啊,这是你们一班副班主吧。我旁边呢?…周泽楷!大眼你看看这是不是那个比校草还帅的周泽楷!以后可得好好观察下他到底有多帅,这么一个无口的竟然比我这个活泼开朗可爱帅气的还受欢迎!把这群小姑娘迷的不要不要的。”

   

    正说着,一个高挑纤长的身影缓缓走近。

   

    来人向喻文州和王杰希点头示意,正是周泽楷。

   

     看着黄少天因他的到来而愣了片刻,周泽楷心想终于停了,忙自我介绍一下,“前辈好,”

   

    “周泽楷,”

   

    “三班班主。”

   

      喻王二人皆是礼貌的回复了,心想这些说曹操曹操到,这还给人家听到了,如此尴尬不知黄少天要如何糊弄过去。

   

     但黄少天不愧是黄少天,完全视氛围为无物,张口便来,像是忘了自己刚说过的话,“啊周老师你好!我是黄少天,二班的副班主,教政治的。叫我少天就好了,听说你比我小来着,那我就叫你小周了你不介意吧,话说你看这座位表,我们坐一起呢,以后可得好好相处啊,请多多指教啦!”年轻腼腆的周泽楷被黄少天的语速吓到,全程呆滞状态。就是最后眨了眨眼回了句,“啊…嗯,请多指教。

   

     老师们陆陆续续的到了,彼此互相认识一下,开了个年级大会,很快就散场了。

   

     黄少天便提出了“不如我们去吃个饭联络联络感情吧!这顿我请!”的提议。不由分说地拉着喻文州和王杰希就走,又怕自己这点儿小心思暴露的太明显,于是顺手拉过一人来作伴,旁边被拉出的小周莫名和黄少天一起成了一对电灯泡。


(6)


     他们来到一家以前读大学时常来的粤菜馆,黄少天娴熟地点了几道家常菜,还有一道麻婆豆腐,照顾一下喜辣的北方人大眼儿。又暗搓搓的趁几人没注意时点了半打啤酒。

   

     诚然,他们仨个好兄弟都是不太会喝酒的,一瓶不到就得倒,但黄少天今天还偏偏就是要喝醉,准确的说是要灌醉喻文州。俗话说的好,酒后吐真言,喻文州也定然逃不过。等待会儿几杯酒下肚,看他还不交代清楚。

   

     黄少天心想,前两年王杰希就是因为心情不好,不小心喝醉,这才把对喻文州的爱意和思念尽数迷迷糊糊地吐露出来。当时送他回家的人正是黄少天,听人竟说出这样的话语,黄少天也是狠狠的震惊了一把。

   

     说好的好心分手心甘情愿对彼此放手互不拖累束缚将来接着做朋友呢?!都分手多少年了怎么还心心念念着放不下呢?怎么现在还嘟囔着他今天发了条朋友圈照片里他穿的还是我送的那件衬衫呢?大眼儿啊大眼儿,你不是对算卦看相挺有研究的嘛,怎么就算不出自己命里竟有这么一遭情劫,啧啧。

   

     黄少天抬起头看看对面两个并排坐着,面色如常的男人,不由得在心里狠狠摇头。不行,今天可得试探试探喻文州,当初是大眼儿提的分手,指不定其实文州心里也是不乐意的。要是他也有这个意思,那便伸手推着两人一把,帮他们撮合一下,也省得自己没事总替他们操碎了心,自己倒是还没着落。

   

     黄少天想着,不自觉的撅起了嘴。身旁的周泽楷看到后迷茫地眨了眨眼。

   

     菜很快就上来了,相熟的几个自然的吃着聊着,多半是黄少天提问,喻文州回答这些年的情况。只有刚加入的周泽楷不太放得开,但在座的也都是心思缜密的人,自然不会冷落了他。时常将话题引向他,只可惜好几次都是在“嗯”的一声加上漫长的沉默中不了了之,也就不再刻意照顾着了。

   

     不久后啤酒上桌了,黄少天招呼着,说文州啊我们分别这么多年终于得以重聚实在太不容易,来来来让我们干杯,不醉不归啊。

   

     喻文州笑着接过酒杯,思索黄少天的意图。

   

     雪白的气泡快要满溢出杯口,呲啦呲啦的声响不绝于耳。

   

     四人轻轻碰了下杯,各自却只轻啜了一小口。

   

     黄少天说道,诶文州你这可不厚道啊,今天本就是庆祝你回来的,作为主角必须多喝点啊。

  

     喻文州想,故友重逢的确难得,就再多喝一点应该也没事,只要不扫了他们的兴。便笑了笑,面不改色地喝了大半杯。

   

     黄少天和王杰希却是有些呆住。

   

     喻文州仍挂着谦逊的笑容,招呼他们吃菜。

   

     王杰希觉得有些不妥,又不敢大喇喇地转过身子去看他的脸色,要是两人的时间交汇,怕免不了又是一阵尴尬。只得微微侧过身子,借着夹菜的机会,用余光扫视一下。

   

     喻文州是喝酒不上脸的人,哪怕喝醉了也只是安静地一个人呆着,若不是相熟的人,可完全看不出他已醉了。但有一点十分奇怪,那就是喻文州喝醉后若王杰希在身边,定然会黏住人不放,眯着细长的眼睛撒酒疯,趁机吃豆腐也是常有的。但第二天酒醒后又是一副全然不知的无辜模样。

   

     但此刻喻文州正皱着眉头,动作虽然细微,却逃不过王杰希的眼。

  

     他条件反射般的瞬间转过身子问道:“不舒服?”脸上是关切的神色。

   

     但话出口后又觉得不妥,忙转正身子,“咳只是看你脸色不太好…不要在意。”

   

     喻文州呆愣片刻,旋即展开笑容,“多谢前辈关心,我没事,只是有点胃疼,老毛病了,不碍事的。”

   

     黄少天大叫着文州你胃不好怎么不早说呀还喝了那么多酒都是我不好。

   

     王杰希心想这声前辈听着果然还是别扭啊。还有胃痛,自己怎么不知道他还有这个老毛病,真是越想越不妥。


(7)


     开学已过了两个星期,老师和同学还处在磨合阶段。喻文州通过这两个星期的观察,逐渐摸索出了王杰希的在校作息,也发现王杰希中午都是在教师食堂吃饭,为的是省时省力。因为中午还会有许多好学的孩子来请教问题。

   

     但是食堂的饭菜味道可想而知,而且营养也一般,长期吃着总归是不太好的。于是喻文州就决定每天在家里煮点粥煲些汤,带来给王杰希。

   

     但做这事也不能太明目张胆,自然还是要打些掩护,分一些给黄少天周泽楷他们,才不会引起怀疑。就是不知道王杰希会不会乖乖收下,他这人可倔的很。


     喻文州的行动力很强,当晚回家便煲起汤,第二天就装在保温瓶里带了去。

   

     他们两人总是办公室里最早来的,当喻文州进入办公室时,王杰希已经在里面了。他弯弯眉眼和唇角笑着打了招呼。王杰希回好,心想怎么感觉喻文州今天笑得特别开心啊如沐春风,这是遇上什么好事了?不过总有种事情要发生的预感,但愿是错觉。

   

     第四节课王杰希在二班上课,上到一半就见一个人影慢悠悠的晃了过来。后面几个眼尖的同学看了一眼,连忙给前桌正在聊天的通风报信,“快停停吧班主来了!”消息蔓延的很快,不一会儿,一个个小脑袋连忙向后转,看不到来人又转过身抱怨是谁骗了他们,班里一时有些混乱。王杰希无奈敲了敲桌子,正好喻文州靠在了后门边,教室里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凝神屏息,大气都不敢出。

  

     王杰希头上冒出了黑线。

 

      喻文州靠着后门,视线在教室里巡了一圈,平时爱说话的几个也在认真听讲了,就是有几个调皮好动的孩子,不时转过头来,看见自家班主那心脏的笑容和深不可测的眼神,身体一震,只得悻悻地转回去专心上课。

   

     确认好学生们都在安静听讲后,喻文州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将重心转移到另一只脚上,用肩膀靠着门框,微微歪着头眯着眼,用同样的表情盯着讲台上的王杰希看。台上的人被那露出狡黠神情的人盯得心里发毛,心想,我就知道没啥好事。

   

     下课铃响后,王杰希布置完作业便走出教室,被喻文州拦住了。

  

     他向身旁移了一步,正好堵在王杰希身前。

   

    “王老师,放学了一起吃个饭吧?”他笑着问道。虽是疑问句却给人一种无法拒绝的感觉。

   

     王杰希疑惑地挑眉,想到不过是吃顿饭,自己拒绝了难免显得对过去的事还耿耿于怀,便应下,“行,那就在食堂吧。”在食堂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量他也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喻文州笑着应好,两人并肩前行。

   

     “其实我今天煲了汤带来。”

   

      王杰希闻言转头看他。

   

      他不疾不徐地说道,“刚才在办公室里已经给少天和小周尝过了,他们都说味道很好,只是剩的有点多,这才想到可以分给你。”

   

     王杰希撇了撇嘴,总觉得奇怪。虽然不清楚他用意何在,但其他人也喝过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食堂里,喻文州将保温壶里的汤倒在铁碗中,清亮的汤水上浮着些许油沫,热气还丝丝缕缕地往上冒,香气氤氲着他们。喻文州将碗推到王杰希面前,看着那人在一段小小的纠结和挣扎后,用汤勺在汤里搅了两圈,盛起满满一勺,放在唇边吹了两口气,再小心地喝下,然后睁大眼睛露出赞赏的神色,心想他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喻文州用手肘撑着桌子,手掌托腮,脸上是温柔的神色。


(8)


     从那以后,喻文州每天中午都会给王杰希带些吃的,后者在纠结了一段时间之后也就适应了。

   

     在学生们看来就是“喻老师和王老师的关系真好啊,每天中午共进午餐我们也要向他们学习和睦共处!”于是一二班的同学亲如一家。然而他们可爱的黄老师倒是经常和周老师同进同出,于是二班的孩子们寻思着是不是也该和三班发展一下关系。

   

     一党的生活总是轻松的,在经过一个多月的交友和适应后,升学之后的第一次期中考向他们逼近,大部分乐天派并不担忧,老师们却是开始紧张准备起来。

   

     某天,喻文州正在一班上课。临近考试,要讲的东西自然比平时多点儿,再加上他总是慢条斯理不急不缓地讲,45分钟的时间完全不够用,但剩下的几个点都是考试中的重点,学生们今晚写作业时也要用到,于是喻老师毫不留情地拖堂了。

   

     眼看下课的10分钟马上就要结束,然而还有一个点没讲完,喻文州问了下学生下节是什么课。

   

     “数学!”失去了下课时间的同学们带着怨气齐声回答,心中却莫名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喻文州眨了眨眼,“哦?你们王老师的课啊。”

   

     预备铃声响起,他眼珠一转,干脆利落的决定“我们继续。”学生们一阵悲鸣。

   

     王杰希已来到前门,看到那人仍站在讲台上,皱起了眉。

   

     喻文州露出笑容,对门边的人说道,“抱歉,占用5分钟可以吗?”

  

     王杰希捏着教案抱臂,心说这要是不上吃亏的不是我们班吗?反正数学课不赶时间,内容也不多,虽说心里有些不爽,但还是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

   

     喻文州给了他一个带有歉意的笑容,“多谢。”随即转过头来面对讲台下的学生们,笑眯眯的模样让人想起了猫。“你们有意见?”看见喻老师心脏的笑容和纵容了其行为的班主,一班同学弱弱的回答“没有…”“很好我们继续。”

   


(9)


     期中考试结束了,老师学生都松了一口气。在教师们评完卷子的当晚,同楼层的一至四班的班主及副班主进行联欢,八个人一起出去吃饭,彼此都挺熟络的,很快就各自聊开了。但在中途许斌说家里有事便提前退场,于是王杰希失去了聊天对象,一个人默默吃菜。

  

     喻文州见缝插针,见状立马凑过来。

  

     在场的都是老师,聊着聊着自然逃不过学校的事。

  

     有人突然提起这次一班的成绩在年级名列前茅,众人便起哄敬酒贺喜,王杰希笑着推脱,却还是免不了被灌上几杯酒,许斌又已经走了,于是所有人都集火他,很快便醉得差不多了。周围的人们转移目标,“二班成绩也是相当可观呢”,众人又要来灌喻文州。黄少天见好友陷入尴尬无奈,正打算来救场,却见塞在喻文州手中的酒杯被人夺了去,仰头一饮而尽。

   

    王杰希放下酒杯,看了看身旁的难得呆愣住的喻文州,给众人赔笑。

   

    “抱歉,喻老师他胃不好,不能喝酒,诸位不介意的话还是让我来代劳吧。”

  

     众人也不好再为难他两人,又各自吃喝起来,只有喻文州微皱眉头,心情复杂地盯着身旁那个低下头按揉太阳穴的人。

   

     散场后,喻文州看着身旁好像站都站不稳的人发愁。黄少天却发觉这是个促进两人关系的好机会,“文州文州,你看大眼儿都醉成那样肯定自己回不去了,但是我还得送小周回去呢!你说对吧小周!”说着朝身旁的周泽楷挤眉弄眼,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相处,周泽楷很快明白了黄少天的意思,随即整个人放软身子,倒在黄少天身上。黄少天顺势将其搂住,潇洒地向大门走去。心想这两人乍一看还真像是在一起了,看来就差这临门一脚,自己真是神助攻!

   

     喻文州无奈地轻笑,扭过头看见那微醺着的人扶着桌子尝试站起来,然而手一松就是一个踉跄,险些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拥抱,吓得喻文州三步并作两步连忙冲上前扶住他的身子,然而快摔倒的人还抬起头,迷糊地眨了眨眼,全然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

   

     喻文州看着怀里迷茫的王杰希,轻轻叹气。

   

     秋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喻文州面对着颇大的雨势,搂着王杰希肩膀的左手收得更紧,右手撑起一把黑伞,进入了雨幕。

   

     雨滴打着旋地拍到王杰希脸上,秋风带着凉意从袖口领口入侵,啪嗒啪嗒地落在伞面上,肩上强而有力的热度透过衣服传递给皮肤,王杰希顿时清醒不少。其实他一直都是比较清醒的,所以在听到喻文州要送他回家时立马反应过来,试着站起身表明自己还行。无奈身体并不受意识控制,倒在了人怀里,他也只好认命。

   

     喻文州面无表情地将王杰希放到副驾驶座上,将安全带系好,然后绕到车的另一边,将雨伞放到后面,坐上驾驶座,打开手机看了眼黄少天发来的地址,发动了引擎。

   

     王杰希的住处离聚餐的地方有点远,不过正好给了他们两人一个独处的时间。

  

     王杰希坐着缓了一会儿已无大碍,喻文州用余光瞥见他微微调整了姿势,脊背挺直起来,便知道他已经醒了。正想开口让气氛不那么尴尬,看到身旁的人默默转过头去看窗外明灭的灯火,便把话收了进去。前方是红灯,喻文州将车停稳,转过头注视着不愿面对他的人。

   

     王杰希从车窗的反射,看见了那双深邃如海洋的眼睛中,毫不掩饰的脉脉情意,闭上了双眼。

  


-tbc-


后记: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位姑娘,谢谢你们忍受如此粗糙还夹带私心的一篇文【深深鞠躬

     对不起组织对不起老师们,改了好久终于发上来了,手机打字好累Orz

 

评论(2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