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

这里是Rin //目前钟爱喻王 磁石w//本命是王杰希 //新人黄担//表面高冷其实是不善言辞… 同好请随意勾搭!

【喻王】默 (10)

   喻文州按照指示停在公寓门前。王杰希终于将头转了过来,颔首道谢,眼睛却不曾在喻文州身上停留。

他伸手打开车门,被寒气激得身子一震。这边喻文州已经拔了钥匙下车,绕到车的另一边。

    

   两人面对面站在公寓门前。

  雨已经小了许多,细细密密地落下,落在头顶上被发丝缠住,泛出些银白的光。白色的衬衫没有聚餐时那样平整,多些褶子,倒使两人看起来不是那么严肃。在雨中站了一会儿,衬衫上也沾满了水汽,湿气和寒意从中渗透进皮肤、体内。

 

  喻文州微笑着,“我送你上去吧。”公式化的谦逊笑容,语气却不给人拒绝的余地,直视着对面那人的眼睛。

 

  王杰希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头,很快又调整好表情,冷着脸回复:“不劳烦喻老师,我现在已经清醒了,上个楼而已,自己可以的。”

  “不,你不清醒。”喻文州歪了歪头,表情有些许松动。

   王杰希总用冰冷的神情和言语在两人之间筑起一道妨碍交流的高墙,企图凭借一己之力将两人的距离推远。但是每当他退后一步,喻文州就会推倒障碍向前踏进一步。

  “你这是在躲着我。”他往前两步,紧追气息。

   王杰希又皱了眉,这次毫不掩饰对这个动作的不满。他不甘示弱,紧盯着面前的男人。

  “哦?我为何要躲你?”

   喻文州闻言挑眉,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逃避的原因,你自己应该清楚。”

 

  “清楚什么?怕见前男友?”

 

  “杰希你现在确实不太清醒…”眼底的笑意逐渐褪去。

   王杰希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但今晚可能真是喝醉了,而且对方那副“看透一切”的姿态实在惹得他心头火起,异常烦闷。他微微低垂视线,潮湿的空气在一个呼吸间从肺叶里再次回归到外界,混沌的大脑试图冷静下来。

   喻文州发现他肩膀小幅度的抖动,抿了唇角,不发一语。

    “够了。”王杰希低吼,“你别再这样了。已经过了五年,我早就不是当初的我,你也……”话音未落,喻文州便一把环住他的肩膀压向自己,不由分说地将头凑近,吻了上去。四片温热唇瓣紧贴着厮磨,动作轻缓温柔。
   

    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使王杰希一时有些恍惚,瞬间回想起当年两人曾交换过的无数个吻,试探的,甜蜜的,急切的。交往时的美好回忆涌上心头,与混乱的思绪交错碰撞,搅得他心烦意乱。
   
    喻文州趁他恍惚之时轻松探进了微松的牙关,灵活的舌头在口中游走,肆意掠夺着稀薄的空气,淡淡酒香萦绕在舌尖,与他们当年的第一个吻有些相似。喻文州回过神来,将舌头更加深入,粗糙的味蕾扫荡着口腔里的每一处温热,试图让怀中人忆起当年的温存。
   
    极具侵略性的攻势使王杰希恢复了理智,他瞪大眼睛,想推开身前的人,却被锁在怀抱里,越挣扎被抓得越紧,扭动了一会儿发现挣脱不开,便不再动作。
 
    喻文州左手圈住王杰希的肩膀,透过两层衬衫清楚地感受到他略低的体温,右手拖着他后脑,手指插在发丝间,因他不再反抗而欣喜,放松了禁锢的手臂,俯下身试图加深这个吻,胸口却突然被用力推开,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才站稳。

    王杰希硬是从怀抱里挣脱出来了,他面色潮红,大口喘着气。雨还未停,冰冷的水汽钻进喉咙,又引得他一阵咳嗽。喻文州想上前帮他顺气,却不敢再轻举妄动。

    片刻后他平复下来,对上两道复杂的眼神,见人正欲开口,急忙先了结话题:“够了,你走吧。”话毕便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向公寓。

    从这句不带感情的平淡话语中,喻文州只能品出苦涩,越来越模糊的单薄背影似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心窝,却不见血色。他抬手胡乱揉散了头发,在楼下站了片刻,待窗口透出灯光后才转身离开。
-tbc-

咳咳久违的更新 比段子还短……算是两个人吵架吧
(稍微修改了一点点 顺便加个tag 希望误入这个坑的姑娘们看完这章就不要再惦记了 因文力不足 我已经放弃填坑…真的非常抱歉【跪地

评论(3)

热度(6)